慧行
保持理智,相信未来
慧行

刚刚又碰到两个大妹子在地铁上吵起来,然后还打起来了,我也莫名其妙被其中一个妹子踹了一脚。说实话还好是妹子之间打架,这个力度没那么大。
事情起因太简单,还是一个站在里面不走,我称这个妹子为小桩,另一个妹子上来了,往里走,我称这个妹子为小Y,在外面的意思。随着地铁的启动,摇摇晃晃的列车让小Y跟小桩之间有意无意的发生了肢体碰撞,这是小桩忍不了了,破口大骂:挤你妈啊挤,估计身体也有故意撞人的小动作,这时站她俩对面的大哥看不下去了说:人家(小Y)又不是故意挤你的,还没等大哥说完,小桩插嘴到: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故意的,她就是故意的,然后小Y一时语塞,不再说话。
随着列车到达下一站,站对面的大哥下车了,我敏锐的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观察位,因为我感觉小Y此时应该在组织语言,憋大招。
果不其然,她俩之间的身体对抗远比我们看到的更加激烈,两人暗中较劲,在快到车公庙的时候爆发了,小Y率先放话:你这人怎么回事儿,挤什么挤,嫌挤你去打车啊?到这里为止,我觉得小Y还是有素质一点,然后小桩直接回复了一句:打你妈!卧槽,真的是大道至简,小Y此时直接绷不住了,说时迟那时快,小Y憋半天的大招被小桩一个平A化解,这给小Y气的直接就不讲武德使用物理攻击。
小Y率先使出一记肘击,感受到肘击的力道之后,小桩也不在局限于魔法攻击,开始从上三路进行攻击,此时我作为拉架人员开始介入,瞅准时机,站在了两人中间,小桩见上三路没打着,开始了下三路攻击,正好一脚踹在我小腿上,不过说实话,力度的确很小,不怎么疼。
打完之后两人开始互喷垃圾话,因为此时双方都被拉架的群众拦着,但是小Y可能语言上始终没能占领制高点,被小桩的言语辱骂攻击的不能还嘴,最后小Y骂了一句:仇人多作怪,再见~
笑死,因为小Y到站要下车了,以为是故事结局了,没想到小桩也是同一站下,小Y骂完潇洒离去的时候,小桩也紧随其后,随着一句:草你妈的骂声,列车门关上了,小Y跟小桩在站台上的剧情我就不得而知了

9天前
  • 刘郎 在地铁上遇到这样的冲突确实让人头疼,保持冷静和避免卷入是明智的选择
  • 慧行 作者 回复 刘郎 在深圳这边还是卷入比较好,她俩真打起来按个报警键,地铁要停半天,一般都会劝下
慧行

早上挤地铁的时候,我站在车内,然后看到一个大姐挤上车了,然后一个男的堵在门口,大姐上来之后他用肘部推了大姐一把,然后他两吵了起来。这事儿当时给我看的生气的,因为明明还能往里走,这种傻逼就要堵在门口不让别人上车,而且这傻逼自己也是挤着别人上来的,自己站在门口就不让别人上车。多像某些拥有既得利益的群体,拼命的把想进来的人往外推,仿佛自己获得利益之后就不用在意别人的利益了,这种极度自私自利的傻逼真的很恶心。

2024年06月26日
慧行

看了一个关于传销的视频,那个传销项目基本上存在有很多年了——1040阳光工程,我是15年五一期间被一个高中同学忽悠过去的,在江西南昌,同时还有另一个河南战友在武汉也在搞这个,甚是神奇,这两个我都视为是好朋友,一个是部队的战友,他结婚我都过去了,一个是高中时候关系非常好的同学。最终我去了江西南昌。
在南昌我记得待了两天还是三天,第一天玩,我记得去了南昌八一的一个纪念馆,然后下午去某个有湖的地方骑自行车了。说实话第一天玩的感觉还行。然后第二天就开始所谓的看项目,一开始是一个很小的小姑娘给我讲,什么五级三晋制,什么上总,什么出局,什么国家项目的。我记得我当时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把他们问住了,第一个我问他们说,我交钱可以,我是交给谁?能不能开票,如果是交给国家的话有没有法人机构?税点是多少?我这一连串问题问完之后,给我讲课的小姑娘(讲师)显然没有经过这方面的培训,只是一个劲的跟我说是国家项目,我说你们的纳税人识别码是多少,我查查你们有没有交税,小姑娘说不知道,我说那你们就是非法集资。然后我朋友就叫我出去了,说再看看,不着急表态。
在下楼的路上,我明确跟朋友说了,你这就是传销,符合典型的非法集资的特点,而且数额巨大,我劝你赶紧出去,我也准备报警,当然朋友也是一直劝说我。然后上午又找了个讲师给我洗脑,下午也找了两个,基本上都被我怼回去了,因为在我看来,这帮人毫无逻辑,只会背培训的那一套,到下午我就不打算听了。晚上朋友说带我去放松下,就类似走亲戚一样,带我去了另外的传销成员据点,然后坐一起分了一瓶是可乐还是雪碧的饮料我忘记了,反正一大屋子人,然后坐在一起喝饮料,说实话那场景真的太搞笑。
当天晚上我当看猴一样看了他们拙劣的表演,然后晚上回他们宿舍的地方我在手机上订了票,然后告诉朋友第二天早上我就走,然后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打车走了,然后我也没叫醒朋友他们。
然后有意思的来了,我朋友在我打车走之后也跟一伙人打车跟过来了,然后还给我解释说,是因为没送过感觉不好意思。然后我当时是要回深圳,然后又派了两个所谓是在深圳当老师的女生过来劝我(事后我知道这个在传销中叫帮朋友忙,互帮互助),说项目怎么怎么样啊之类的,很快打车就到了南昌的一个高铁站,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告诉他们,我说你们这个就是传销,我等下上了高铁就会报警,你们就是传销!!!
然后我就潇洒的走了,事后过了一个多月吧,我把我高中同学也劝出来了,然后带到深圳还打了几个月的工,这件事儿他一直没跟我说过多的信息,但是偶尔会说一些,就上面那个互帮互助也是前几年才知道的。

2024年06月23日
慧行

前两天在V站看了个梗,说东子用let定义了兄弟,作为写了一段时间swift的我来说,let不是定义的常量不能被重新赋值吗?东子重新定义兄弟应该是用的var,原以为东子哥的兄弟是个常量,没想到是个变量

2024年05月30日
慧行

胖猫在四月十一跳江自杀,但是在五一假期火起来了,说没有推手我是不信的,今天警方公布了,推手就是胖猫的姐姐,因为一些利益分配不满开始带的节奏。导致这半个多月全网都在网暴谭竹,有说要去杀了人家的,今天通过警方的通报来看,谭竹反而不是什么大恶人,更不是什么捞女,跟胖猫也就是简单的恋爱关系,见过双方父母,也有计划一起生活,所以至死至终,这个事儿就是简单的情侣闹矛盾,男方一时冲动想不开自杀,没有诈骗,没有PUA,更没有把谁逼死。

然而一堆网络大V,大主播开始吃人血馒头,各种声援胖猫,讨伐谭竹,恨不得杀之而后快,这帮吃人血馒头的王者大主播,包括其它一些大V,都是垃圾,吃人血馒头的垃圾!

2024年05月19日
慧行说 .